空閒的時間就想寫了,沒想到發生了該死的意外
這是開始摸相機近一年後的時間,我選擇回到原點,像期末交報告一樣
因為曾經失去過清楚的機會,我才開始接觸攝影

即便這是人們心照不宣的興趣,拿著單眼看起來就是專業
進而衍生出相機包大,腳架大隻是更上一層樓的專業,更別提電池手把之類奇奇怪怪的東西
所以在你的眼裡,也許你看到行頭就會不分青紅皂白的說我是攝影師
這樣的稱呼雖然暗爽在心頭
但實際上我並不是

回頭看自己所拍攝的東西,總覺得攝影並不在我眼裡
換言之,我沒有昂貴到爆的器材,也沒有觀景窗後那顆能拍出合格作品的腦袋
所以我既沒有高檔行頭,也沒有高級層次腦袋

我的興趣也不是攝影,這只是人生的一種紀錄而已
我選擇這樣的方式紀錄自己的人生,在面對將來失去時還可以留下一點東西
然而附加價值,就是消磨時間的選擇罷了

回到這裡是因為失去的起點也在這裡
而這次回來也是為了跟鏡頭們培養感情,順便練習挑調控檔
Nyan說生日要送我張記憶卡,不過忍不住就自己先偷買了

 

 

這裡叫大鵬二村,在新竹市延平路上
曾經是個人來人往的大型眷村,因為隔壁緊鄰著另一個眷村,實踐新村
約於八個月前,也就是去年的七月,這裡全數搬遷到新建的國宅,名叫大鵬新城
而讓這曾經人們熙來攘往的眷村,宣告自己在時代的舞台下謝幕
剩下的荒涼是不曾經歷過的人們所無法想像的

DSC_3067.JPG  

 


後來,老娘跟我都盡可能的不去經過那邊,觸景傷情就是這麼回事
老娘上星期曾問過我要不要跟他去看看,我拒絕的倒是很乾脆
所以後來他也沒有成行,應該吧
他說那邊的大門已經用鐵皮封住了

DSC_3064.JPG  

 


鐵皮後面,一個人都沒有,每個房子的門大大方方的開著
彷彿不怕你光顧一樣,即便裡頭的淒涼令人不剩唏噓

DSC_2979.JPG  

 


我選擇自己來這,在非常不利於拍攝的中午頂光,能見度並不是很高
雖然小有藍天,偶有白雲,但這一切與一座荒城相搭配都顯得太過突兀

DSC_2981.JPG  

 


眷村的代表性標語依舊掛在牆上,風吹日曬三十餘年
「實行三民主義,勵行家庭計畫」
隨處可見類似標語,只差沒有精忠報國之類的東西寫在人們背上

DSC_2983.JPG  

 


滿城風霜
這裡曾是我親人的家,如今人走了,眷村也荒廢了
原本就有些斑駁的紅木門添上白色的蒼涼
碎玻璃散落一地,被人們遺忘的家具物品等,也就這樣寂寞的躺在地上
裡頭的天花板拆的拆,散的散
如果要拍攝人造耶穌光,這裡的每間房子是個很正的景點,但我卻不敢再進去
破碎的壓力,我承受不起

DSC_2985.JPG  

 


牆上突兀的裝飾屬於上一代的年幼時光
我娘曾說過「一個燈、兩個燈、三個燈、四個燈、五個燈,燈燈燈燈燈~」
在我連蝌蚪都還不是的那個年代

DSC_2987.JPG  

 


每條巷子都是這樣的畫面,電線散落一地,電表沒有轉盤也沒上鎖
碎石、碎磚、碎玻璃,總而言之那是離不開的字眼,碎

DSC_2988.JPG  

 


被人遺棄的東西在這裡聚集成堆,組織成一個淒涼的小聚落

DSC_2989.JPG  

 


去年在這裡拍了一張自認充滿藝術氣息的作品
如今再拍一張,自己的腦袋也不過就是如此而已
實在是連感動都稱不上

DSC_2990.JPG  

 


幾張沙發就這樣在這裡隨著時光洪流擱淺,落葉與之、垃圾相伴

DSC_2995.JPG  

 


眷村的中正台,小時候很愛跑到台上去玩
不難發現這裡曾經是籃球場,是我五歲的時候想當喬丹的籃球場
不過現在也發現自己不會是林書豪

DSC_2996.JPG  

 


這是陽光耀眼,白雲恣意飄盪的烈日正午

DSC_2997.JPG  

 


拍垃圾到底有趣在哪?其實根本沒所謂有趣
我只知道現在不拍,以後這裡的垃圾我可能也拍不到了而已

DSC_3000.JPG  

 


似乎是沒有準焦,但跟麻雀沒有熟到會願意再飛回電線桿,當一次免錢Model

DSC_3002.JPG  

 


人總是犯賤的,失去以後才會珍惜
這裡的一草一木,操著外省腔的老爺爺,不知道大我多少屆的樹木,我都想念著

DSC_3004.JPG  

 


他躲在垃圾堆裡面跟我對看了一根菸的時間
若在打生存的話,他已經陣亡了
在我毫無威力的相機面前

DSC_3007.JPG  

 


他的同伴就囂張多了,在我面前毫無顧忌的吃他的橘子
人們遺留的東西,成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曾經,這裡是我的秘密基地

DSC_3015.JPG  

 


你跑出來看什麼?看橘子、看同伴,還是荒涼的很徹底的你的家

DSC_3020.JPG  

 


回首的瞬間總是很值得按下快門的畫面
但我在你的眼裡看不出來你在想著什麼
也許像我一樣,觀景窗後面的腦袋也只有裝著豆腐而已

DSC_3022.JPG  

 


這裡曾經長滿鬼針草,小時候玩一圈就成了仙人掌
有個很親切的老爺爺,因為我撿到一隻隨身碟交給住在旁邊的他,說我是優秀的青年
雖然他老人家並不會使用電腦,若裡面裝有屬於他家庭的回憶
那我想我是做了件好事
若裡面只有裝a片,就當我多管閒事吧

DSC_3027.JPG  

 


他們都喜歡飛簷走壁,有的爬下來有的爬上去
大概五六隻貓在曬太陽
餵食不是我的責任,雖然其中有三隻貓一直在我腳邊喵來喵去
也許哪天會有好心人帶你們去他家作客吧
離開這個沒有人們氣息的地方
若離開後,你們是否會跟我一樣,因為想念而再次回到這裡?

DSC_3036.JPG  

 


招財貓姿勢也招不了財了,孩子
撇著頭的你是否想到了什麼曾經遺忘的事情

DSC_3039.JPG  

 


這是我在這裡看到的第三個人,前面兩個在資源回收
與其說是資源回收,不如說是拆人家的門去賣錢
不管你是國家指派的工作還是私人行為
我都討厭你們,一點一滴的剝奪我的回憶
剝奪我散步時看的見的每扇門、每個窗戶,從完整的開始逐漸剝落
磚會脆、瓦會鬆,漆繪剝落,我都明白
不管你們無不無辜,我都決定在心裡遷怒你們

DSC_3043.JPG  

 


眼神交會傳遞的到底是什麼,在你眼裡,我看不見你有收到我對這裡的難捨
在他眼裡,你們會不會只是在討論哪裡有橘子而已

DSC_3045.JPG  

 


要在哪裡的垃圾堆中你會發現國旗,一面完整的國旗

DSC_3046.JPG  

 


這是第四個人,第一眼的觀察你在我印象裡是這附近的居民
你出來散步晃晃,曾經你兩手抱滿東西的住進來
我兩手抱著相機,想從這裡帶回我的回憶
你兩手空蕩蕩的,在這裡你會想帶回的東西又是什麼?

DSC_3049.JPG  

 


第二十村,被不知名的草所佔據著
若花、草、樹木都是國防部的財產,我可不可也貼張板子上去,將這裡的回憶占為己有?

DSC_3050.JPG  

 


這是從鐵門中的縫隙所拍攝
對我而言是記憶很深的作品,鐵門遮掩著裡面的荒涼
遮蔽住我想念的一切,雖然我還是走進去裡面了

 DSC_3052.JPG  

 


跟掛在電線杆上的廣播器一樣
插旗架屹立不搖,但以後節日,上面再也看不到隨風飄揚的國旗了

DSC_3056.JPG  

 


學會攝影後的悲哀,別人拍的照片總覺得不夠滿意
鏡子成為我的攝影師
只好很不免俗的在馬路旁對著鏡子做蠢事
這面鏡子也曾經照過我,在我剪頭髮的時候
現在髮廊搬到離這不算遠的地方,但以後我再也不會在這照鏡子了

DSC_3060.JPG  

DSC_3061.JPG  


路牌下的鐵皮屋是間麵店
他沒有招牌,人們叫這裡黑店
黑是因為裡面燈光不亮,價錢方面這裡並不黑
東西好不好吃我沒有辦法決定,我只知道我吃的味道叫做熟悉
後來也搬走了,在不遠處依舊蓬勃發展,裡頭燈光也不再黑了

DSC_3062.JPG  

 


離開前回首再看一次

DSC_3065.JPG  

 


會不會因為想念的關係又再次回到這裡,我不知道
也許不會,在裡面的每個步伐都很沉重
每個眼睛所看到的畫面都讓我喘不過氣的想離開
但離開後,下次是否還在,我沒能給這裡一個答案
也沒能給自己每個對於這裡的答案

回家後因為疏忽的關係,我的小廣角鏡頭摔在地上滾了好幾圈
心很痛,廣角十六端的部分損壞

這天,我跟某個人都失去了對自己而言很重要的東西
回不回的來,我也不曉得
但我還是會期望著,雖然自己也清楚我的回憶不會像鏡頭一樣拿鈔票餵他就身強體壯

這裡是我攝影的起點,是我回憶的一部分
一年後,我回到這裡交作業
無論在別人的眼裡及不及格,這是我的作業,該不該重修我也沒有意見

 

 


這裡叫做大鵬二村,是個曾經生氣蓬勃的眷村

 

 

於2012年3月5日,不太藍的天,有點熱的中午

 

Mr. Lazy

只是個拿著相機做白日夢的閒雜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r.Lazy 的頭像
Mr.Lazy

閒雜人的碎碎唸

Mr.Laz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